【杨修贤x何非】局中人-3

3.仙人跳


何非倒吸一口凉气,径直从床上坐了起来,那种肺部从氧气充盈到排空的窒息感仍在,他惊恐地睁大双眼望着四周,直到反复确认自己身处的地方,才慢慢平息这种恐惧。


无论过了多久,他都无法忘记何为命悬一刻,他很害怕,终有一日梦醒时分他睁开眼睛,看到的会是逼仄的猪笼,弥漫着血腥味的底舱与永不见天日的绝望。哪怕已经过去十四年,那日那时身陷绝境的感觉也从来没有淡忘。


十四年前那天,何非能从蛇头眼皮底下溜走,实在太过轻易。按理说,干他们这行的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哪怕黑灯瞎火也要把人找来,巧的是当天警方抓偷渡抓得紧,贩子的行动被线人举报,没必要去找一个掉进暗涌区域中的猪仔,且不说他急症病歪歪的样子,哪怕是生龙活虎的一个不慎被卷进去也很难自救。于是买家带着买到的猪仔们急哄哄地开车走人,贩子的船也火速离港。松了一口气的何非卸下劲来,松开手随波逐流飘进海里……


何非命大,被守灯塔的老人救起来,原来报警的是他。何非的文化水平摆在那里,国际通用语的学习水平还没到能和当地人流畅交流的地步,所幸老人耳背,两人比手画脚也算能够沟通。何非非法入境,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在引渡回国之前都要坐牢,加上他在船上的日子偷听到贩子们的谈话,确认M国当局内部与绑他来的人有勾连,更不能露面,于是暂且只能藏身在灯塔这里,靠着替老人做事过活。


那算是何非在M国度过的还算愉快的时光。老人没有妻儿孤身一人,捡到一个活人也不过是多一张嘴吃饭的事,何非年轻能干,干脆当成儿子陪在身边,何非聪明,什么活上手都快,很快就接替老人的工作。但好景不长,老人的年纪已经太大了,不过两三年就离世,没有身份的何非没办法留在灯塔工作,只能离开。


后面几年,作为黑户的他靠一些零工为生,渐渐稳定下来,只是每日每日连轴转得像个陀螺,无暇顾及旁的事情,更别说缅怀来时的路。至于后来,是什么时候沾上赌,他也已经想不起来了。从几个同事小打小闹到现在利滚利翻到一个他无法偿还的数字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他也回忆不起来,只有赢钱时候的快感,入局之后暴增的肾上腺素,这种感觉他再也忘不掉。


他已经深陷其中没有退路了。


何非欠了很多钱,他想过死,被工友救了下来。死过一次的人更惜命,何况是他这种,死里逃生三番两次的人。现在的何非,常常梦见那个时候,逼仄的底舱,血腥和腐烂的味道,然后他坠入海中,被卷进暗涌里,海水接二连三地灌进鼻子里,他憋着气到达极限,然后惊醒……


只有在确认自己仍躺在地下室的那张床上,他才能相信自己活着。但即便确信这一切,他仍旧是提心吊胆,因为他不知道,他究竟会被压榨到什么程度。


再要去懊恼自己为什么昏了头要进那赌场已经于事无补了,总之他欠下这辈子怎么样也无法偿还的赌债,利息高得离谱,所谓的借贷“公司”与赌场蛇鼠一窝,产业带动城市发展,明里暗里都有ZF作保,何非这样的人,报不得警不说,就算报警了警方也不会去管。对方弄死他就像弄死一只过街的老鼠一样简单,何非最后只能将自己卖给赌场和借贷公司真正的掌权人——K。


何非从来没有见过K,甚至在签卖身契之前也不知道这个人的存在,直到盖上手印,与他对接的那个漂亮性感得一塌糊涂的金发女人才让何非抬头看向监控器,她说,“何,对着镜头笑一笑,你的主人——K,正在看着你。”


冷冰冰的镜头背后,是什么模样的人,男人或是女人,都已经不重要了,何非确认过合同上的每一条,他能够全须全尾地活下去,代价是他的身体的使用权,不再只是归他所有。


K是什么样的人物?它是一个人名代码,也是一个组织代号,它的一切是何非根本就够不着的层级,或者说,中产阶级以下的任何人与K根本不会有交点。何非原先不知,现在倒也了解一些了,L市堕落街区的实际掌权者,放眼L市或者是整个M国,只要有些门道的,都不敢轻易去招惹K。


至于堕落街区,听起来似乎不过尔尔,或许不明就里的人只会当它是一个治安不太好的社区,但其实,整个堕落街区的大小只占据整个L市的七分之一,但有百分之七十的黑暗产业都在堕落街区进行,军火、人口、器官、dupin……甚至一些你不敢想的买卖都能在这里进行,更别说区区地下赌场这种营生了。


更何况,K掌握的不止整个L市的买卖,周边的几个城市也有他的势力范围,也与某些层面上响当当的人物相互勾连。何非想不明白,他这样的赌徒,还是非法入境的外籍,在堕落街区一天死个四五个的再正常不过,那个K,要是真有传说中的那样厉害,大可以把他随便卖给什么人,哪怕肢解了也比签下什么身体使用权要来得痛快。


何非只是觉得,他根本不配入K的眼。


很快他就知道事情不像他想的那么简单。何非能帮K赚到更多的钱,多到何非想都不敢想。M国少见亚裔,尤其是漂亮的亚裔。亚裔的二代或者三代,早早接受这里的文化,除了长相,早就被同化得差不多了对当地人已经没有新鲜感,至于后期移民的那些骨头太硬太难降,何非这种漂亮,又因为被人拿捏以至于乖顺得可怜的,就尤其招人。


皮肉生意能值几个钱,要是如此,何非也不值得K出面。何非是K买下的饵,包进美丽的骗局里,用来钓他想要的鱼。也就是传说中的仙人跳。


何非不仅只有漂亮,他很聪明,K想要的人,无论是区长还是议员,没有哪一个不被拿下,有时甚至不用XING爱录影带或者是猎奇癖好,单单仅凭何非一个亚裔男人的身份,与他身上不属于他自己的DNA,就足够让那些大人物老老实实满足K的要求。


这一次,K的秘书之一,也就是上次安排何非签约的美丽的金发女子MAY亲自联系上何非,将一份资料放到何非面前,“主人这次想要的人在这里。”


何非刚结束上一单“生意”,K想要德利博士的专利权,这个看起来道貌岸然的老男人其实已经不太行了,所以只能在别的方面得到满足,何非第一次被折腾出伤来,MAY大摇大摆打开他家门时候,他正蹲着把身体里的东西往外掏,看着漂亮的女人毫无避讳地闯进来,不由得皱着眉头抓过一旁的浴巾胡乱裹起。


MAY显然不在意,只是瞥了他一眼,就将文件夹放下,“资料在这,该怎么做你清楚。”她顺手把一罐药膏放到桌上,“记得上药,这是主人吩咐的。”


风风火火的女人走得时候也风风火火,这次还记得带上门。何非笑了笑,扯痛嘴角,按着青紫的肋部慢慢坐下,将文件夹挪到面前翻开第一页,难掩惊讶,他来到这里很少有机会接触到亚裔,他仔细看着照片,眼神移到简介一栏,“杨修贤?”何非比照着资料,一字一顿念了出来。




评论(2)
热度(23)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OMI.MAI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