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子-下【昌东x吴邪场合】②①

21


吴邪做恋人倒是有些不讲道理,不过昌东心甘情愿,也算是乐在其中。他这一千多年的时间里多半是守着花无谢的转世过来的,畏首畏尾次数多了,被吴邪这么蛮不讲理的一通搅和,曾今的岌岌可危如履薄冰的姿态反而因此变得自然不再刻意。


昌东住进了吴山居。三个女人一台戏,四个男人一锅粥,胖子早先和昌东有一面之缘,俩人相处起来还算随意,但张起灵和昌东放一块,一个内向一个自闭,热络是不可能的,把俩人搭一块,还飘着一股天寒地冻。胖子悄悄找过吴邪来问这事,“我瞅着小哥不对劲,活像亲闺女被别家臭小子拱了似的。”


“你才闺女!你才被拱!”吴邪扒了拖鞋照着胖子一顿削,胖子大肥耗子似的满地乱窜终于找到门,一溜烟跑了,把刚要进屋的昌东撞得险些飞出去。


“胖……胖爷怎么了?”昌东小心护着手里拎着的保温壶,放到桌上打开盖子,香味飘得到处都是。昌东这会儿还认生呢,一嘴胖子怎么也秃噜不出来,又是个千岁老人,管别的人叫胖哥也不合适,就这么尴尬地胖爷将就称呼着。


吴邪闻着味道溜达过来,探头探脑看昌东给他往外盛汤。里头多是些补肺清热的药材,他不爱喝这些中药,昌东就换着法子炖汤,喝过几天,夜里果然不太咳嗽,就是折腾这些费时间,加上昌东不肯让吴邪进厨房熏油烟,更耽误他俩相处。


吴邪接过勺子,坐没坐样,一只胳膊肘架在桌上拿着勺一边吹一边小口喝,另一只手就放在桌子底下,懒得拿上来。昌东看他一嘴油汪汪,忍不住扬起嘴角,拉开另一把椅子挨着他坐下。


“喝么?”吴邪把勺子凑到他嘴边,昌东摇了摇头,吴邪哼哼唧唧有些不乐意,“你不用成天忙着这些,该去的医院都去了,该见的医生也见过了,咱人事都尽了,剩下的就是听天命,该活活,该玩玩,你有这空不如陪我一块走走逛逛,免得你再等一次轮回也没有念想。”


昌东有些心疼,吴邪看起来没心没肺的样子,比谁还要不在乎自己性命,至于怕不怕,昌东看见他藏在桌子下的手攥着裤腿轻轻发颤,只觉得心也被攥紧了一样。他忍不住想尽早将妖丹还给吴邪,但他舍不得还没好好疼他就早早走了。他犯下过重罪,如果他没有来世、如果他的灵魂因为执念怨恨而徘徊人间成了地缚灵,他们是不是再也不能见面了。


但他们现在,至少还有三个月。昌东宽厚的手掌覆在吴邪手背上,轻轻拍了拍,然后扣住,对上吴邪惊诧的眼神,温柔地弯了弯嘴角,“别担心我。”吴邪的消沉好像只有短短一个瞬间,就再也看不见了。


日子平平淡淡又过去一个多月,大家心里都清楚,但是默契地不再去提仅剩的五十天,插科打诨只图一乐。胖子还是那副德行,老妈子当得不亦乐乎,看昌东也是一种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欢喜的样子,每每对着人动手动脚加动嘴地打趣,回过神来一想人家千年王八的岁数,一个激灵又立刻换出一个正儿八经的样子。


小哥也不再是生人勿近的样子,至少见面的时候也能点头搭理了,胖子瞧这俩的样子,多嘴和昌东解释,小哥不是傲慢更不是傲娇,他就是内向。昌东其实不在意这些,能和吴邪的朋友好好相处不过是为了让吴邪宽心,别的,他没想太多。


只是昌东不知道,吴邪也会苦恼,苦恼昌东是不是分不清他与花无谢究竟谁是谁,苦恼他对自己怀着什么样的感情,如果自己不是花无谢的托生,是不是他们只有见面不相识一个结局,如果自己与花无谢没有瓜葛,是不是也不会对昌东动心。


这糟心事还没着落,昌东就喜迎吴邪他不是亲爹胜似亲爹的二叔——吴二白。


就像小时候怎么藏都会被发现的成绩单,吴邪他们再怎么瞒的病例,最后还是被他二叔发现了。吴一穷常年在外头跑,三年五载地不着家,吴邪从小就跟他俩叔过。吴邪这名字,取的是天真无邪不沾邪念的意思,但屁用没有,就跟他三叔吴三省似的,每日三省吾身照样不省心,吴邪是哪里邪门就往哪儿去,两耳不闻二叔劝。是只进油盐,咸着并且闲着。


吴邪在长辈眼里是不靠谱的那种。他惹出事来从不想着好好解决问题,只想着瞒着其他人,要不是市里医院有他二叔的人,恐怕等他知道吴邪病情的时候,他大侄子早就嗝屁了。


这天吴邪正拽着昌东去回忆青葱岁月,从自个儿中学部晃到小学部,最后翻墙进了幼儿园,趁着人放假,把小朋友的游乐设施玩了一通,直到吴邪溜滑滑梯把大腚卡滑梯上惊动了保安,才被昌东噗地拔出来,火速翻墙逃回家。


吴邪一路揉着屁股不情不愿回的家,一路上唉声叹气可怜巴巴,也就是昌东惯着他,说背着胖子去给他买巷尾那家店的冰淇淋,才欢天喜地起来。这才进屋就见他那眼神死的二叔以及站在他身后一脸便秘拼命使眼色的胖子,看来二叔等挺久的。


“臭小子还晓得回来啊,赶巧不赶早,跟我出去一趟。”吴邪小雷达滋滋响,“不是,二叔,这个点还出去相亲不合适吧,你看我这一身土…… ”吴二白这些年来兜里揣着的都是些适龄姑娘的照片,知道的是给他侄子相的,不知道的就把他吴二白当变态了。


吴邪心有余悸,还没进屋就想跑,小腿还没迈出去,就叫二叔守在外头的人拦了回来,委屈巴巴地扭过头,“传宗接代的事你也能行,再说了,我都有男朋友了,就不能干这害人害己的事。”


吴二白满头黑线,“谁跟你说的相亲,我带你去首都医院做个全面检查……不是,什么男朋友?”吴二白突然醒神,鞋子一脱要砸又下不去手,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看了后边胖子一眼,刚要骂,想想吴邪眼光不至于,转念一想,张家那小子,百来岁的娃娃脸?这岁数也忒大了,可不行。


吴二白拎着鞋原地蹦了两下,心脏病险些犯了,昌东这会儿进屋了,还没看清这修罗场,直接把蛋糕小盒子递到吴邪手上,抬脸就看见吴二白那蓬勃发展的额角青筋。


“昌东,来,叫二叔。”吴小狗甜甜地笑,昌东当真面无表情地喊了一声“二叔”,只有围观全程的胖子头壳胀痛,不是,你们两个浓情蜜意的时候能不能照顾一下旁观者差点崩了的心态以及二叔的心脑血管健康撒?



(更新一些吴小狗一些嗝屁前的生活琐碎)



评论(6)
热度(35)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OMI.MAI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