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活动(韩沉x林楠笙)——林楠笙流浪记(38)

38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计屡试不爽,谁是雀仔谁最爽(这句划掉)。其实有招不算可怕,可怕的是韩沉这个人,一招接一招。所以搁他面前也别寻思着做人留一线,只要叫他揪住一个线头,抽丝剥茧也会将之连根拔起。


从一开始,“李洁”就是个幌子,所谓转移,是撕开一环接一环的关键。


这还得多亏了林楠笙。


在纷扰缭乱的信息网里为韩沉揪住隐秘的线头,撕开冰山下的一角,才为黑盾组后续的行动打下基础。这是一起完美犯罪,在场的所有人都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普通的职员、普通的客户,普通得没有一丝破绽。


人是人,各有千秋,当然不会有极致的中庸,更何况现场有那么多的“普通人”,这就是韩沉隐隐觉得违...

七夕活动(韩沉x林楠笙)——林楠笙流浪记(37)

37


距命案移交到黑盾组手上已经过去十二天,换做以往,省厅那群老东西恐怕就要又蹦又跳蹿出来施压或者是扶自己的人上,但现在,非但一声不吭,催也不敢催。


韩沉的车子被装了炸弹、命悬一线的事是传得沸沸扬扬,这个案子难啃得人尽皆,连黑盾组都盘不活,更别说他们那些没什么真才实学的二世祖,加上还是个卖命的活,当然不敢往前冲。


催?那谁敢催?当初就是省厅几个老头想出来的馊主意,什么刃上使劲,什么案件保密,以至于办案人手严重不足,顾前不顾后,害得韩沉遇袭。这也就是没出事,真要出事,一个个吃不了兜着走。


韩沉是上头那谁的小孙子,心头肉一样,差点连命都没了,谁贸然去催促,万一惹出好歹,仕途...

七夕活动(韩沉x林楠笙)——林楠笙流浪记(36)

36


韩沉久旱逢甘霖,下嘴太狠,松开的时候林楠笙的嘴肿得闪闪发亮。


两个人就在楼梯间对峙着,干坏事的韩沉好整以暇,被欺负到缺氧眼冒金星的林楠笙反而没脸见人又要找地缝钻,被韩沉抓了回来,紧紧抱着胸贴着胸腰贴着腰……那啥贴得太近,林楠笙突然能感受到生命大和谐的蓬勃发展。把头一低,自暴自弃缩成一只鹌鹑。


多机灵一只小狗,现在脑子都成浆糊人也跟着冒烟,思考能力不能说没有了,只是单纯卡在了“韩沉喜欢啥?谁喜欢我?韩沉干啥我?……”要是林楠笙看过马冬梅,那立刻就能反应过来自己差一步就迈进老年痴呆这个坎了。


正好相反的是韩沉,自他从弯弯绕里走出来想明白之后,脑子清楚得不得了。这世间有...

七夕活动(韩沉x林楠笙)——林楠笙流浪记(35)

35


韩沉好像无所不能,这个世上没有他办不成的事,他是黑盾组全员最坚不可摧的后盾,但偏偏学不会怎么和人道歉怎么和人示好,怎么表现出我其实很在乎你。


有时候就连他也不能确定内心的想法,在所有情感相关的方面,他总是很笨拙。因为不擅长,所以通常做出一副不在乎、没必要的模样。当他终于确认林楠笙不开心的原因来自他本身的时候,误解已经变得极深。


就像现在这样。


因为错误的情感表达惹人不高兴的事情韩沉不知道做过多少次,他很少放在心上,像这一次,在意到辗转反侧好不容易睡着了却还是满脑子装着对方的,还是第一次。


他对林楠笙的情感超出了他所接触过的任何关系,想触碰、想拥抱,是一旦空闲...

七夕活动(韩沉x林楠笙)——林楠笙流浪记(34)

34


林楠笙是清醒的,只是吓得不敢吱声。他不确定短暂的来自韩沉的触碰究竟算是什么,也不敢确认这带着湿气是轻而浅的吻有什么深意,他不自信又不免心动,于是心猿意马胡思乱想。


至于韩沉,犯事的人是他,吃惊的人也是他,整个人像是被弹回床上,一股脑钻进被窝,胡乱道了声“晚安”就装作什么也没发生。


最后两个人齐齐失眠。


林楠笙只滚到后半宿。毕竟先动手的人不是他,不过是疑惑多一些,于是纠结到最后就迷迷瞪瞪睡过去。后半程睡得沉,起来的时候,天还不算太晚,他揉着眼睛看了眼时间,已经八点半多。


但韩沉却不在床上了,被褥都没叠,不知道是一大早慌不择路逃了,还是压根就没睡着。林楠笙摸了摸...

七夕活动(韩沉x林楠笙)——林楠笙流浪记(33)

33


出警遇见炸弹袭击对韩沉来说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因为经历过,所以更加谨慎,当然,也会恐惧。


遥想当年韩沉刚毕业,还是跟着师傅的高冷臭脸小屁孩,把不稀罕都摆在面上。他确实是用不着稀罕,小偷小摸的案子就跟过家家似的,高材生放在这种环境下,什么都看不入眼,难免出现了消极懈怠的状态。


韩沉也不是一开始就脚踏实地工作的人。家境好成绩好,走到哪里都被捧着,这样的环境下圣人都要飘飘然,更何况当时他不过二十一二。


大少爷毕业实习却被安排在这样的基层岗位上,学校里当作案例来讲的重案要案他暂时是没机会碰到,眼瞅着以前班级群,那些同学兴高采烈说跟着有能力的师傅破了什么案问了什么讯,韩沉渐渐...

七夕活动(韩沉x林楠笙)——林楠笙流浪记(32)

32


老陈本来打算带着吉祥物溜一圈以慰问前线奋战中的黑盾组众位,昂头挺胸地来,被韩沉嫌碍事哭唧唧地走,连林楠笙都没能揣走,不得不留给黑盾组镇宅。


韩沉还是觉得林楠笙哪怕脑瓜子再好使,这种血腥的案件还是不该让他碰,无关年纪长幼,只是下意识地觉得他很纯净也很天真,本就不该让这些黑暗面靠近他,哪怕一点点。


于是林楠笙虽然不去学校也不回陈家,直接留在组里帮忙,但核心关键韩沉仍然不让他知道,就只是跑腿带饭送奶茶如此而已。


吉祥小狗立刻不开心了,觉得自己像个摆设,几次试图和韩沉提要求,但瞅着韩沉忙成陀螺,话没出口,又咽回去,扭头把他空了的咖啡杯蓄满,又从徐庆零食柜里顺了瓶红牛搁韩沉...

七夕活动(韩沉x林楠笙)——林楠笙流浪记(31)

31


这个画风不知道从哪一段开始跑偏的。


先说老陈,他会亲自跑一趟省厅把苏眠借来,一方面是为了方便查案,另一方面是为了让韩沉早点定下来。韩沉是他看着长大的, 长得帅有啥用,狗脾气油盐不进,多少姑娘猪油蒙了心看上他,然后多少姑娘被他气得泪奔五里地。


陈师娘没事就爱和韩沉他妈唠嗑,有孩子的人多多少少爱操心,操心健康成长,操心成家立业,韩沉放着祖宗家业不管,一条铺得平坦的从政之路不走,非要去考警校,要不说人牛逼,愣是杀出一条血路来,从一开始的黑盾组副组长,到现在的黑盾组大魔王,就跟闹着玩似的。


偏偏连个女朋友都没有。


他妈操碎了心,到底是不喜欢女人呢还是不喜欢...

七夕活动(韩沉x林楠笙)——林楠笙流浪记(30)

30


林楠笙正不上不下地被吊着,陈局一下车就瞅见正前方十米处的韩沉,大嗓门开吼,一声“臭小子”震惊四方,直接完成清场。


韩沉当然听见了,他想装作没听见,结果苏眠眼前一亮,冲着他背后的陈局大幅度招了招手,韩沉叹气,完蛋,跑不成了。


这几天黑盾组东奔西跑韩沉当然也不能得空。作为黑盾组的主心骨,他比谁都要焦头烂额,一刻不停地连轴转,此时的疲惫和压力都已到达峰值。


偏偏在这个时候,最烦人的老东西来监工,又撞上他正和苏眠在一块,保不齐陈局一张嘴又要被各种各样地揶揄,更加烦人。


韩沉打算随便打个招呼直接走人,扭过头眼神却越过老陈,一眼就看见那边那个卡个正着的林楠笙,一肚子烦心...

七夕活动(韩沉x林楠笙)——林楠笙流浪记(29)

29


这起案子复杂繁琐,甚至有些难以定性。


起初只当是一起大型的跨国的金融案件,尽管涉案金额高达数百亿,涉案人员与受害者有数万名之多,其中有各界名流、富商、当然有高官也有平民,但有他国势力介入其中,也未对我国民众造成太大的影响,便没有足够重视它来。


中方要出面,若是只与金融相关,原本交由经侦查办就够了,可又出了意外。关注不够介入太晚,再问责这些已是后话。突如其来的枪击案,事发突然情节严重,不得不暂时对外封锁案情,一旦泄漏出去,警方好不容易才回升的形象恐怕又要再打折扣。


案件从辖区分管的派出所发现不对,上递总局再交由黑盾组已经是两天之后的事情。韩沉没有耽搁,在接到指示后立...

© OMI.MAIKO | Powered by LOFTER